通告:2013届本科生毕业典礼公告

成长故事

(密西根 出国留学 斯坦福)张瑞麟:成长故事

刚刚告别了最后一场雪,四月的安娜堡终于有了点春天的气息。想来,我的本科留学生涯也即将画上句号,马上又要匆匆赶回交大,去看一看从前的那些人,说一说从前的那些故事。

毕竟申请四月中,风光不与四时同。可能对于别人来讲,四月是快乐的,抑或是感伤的,但总归都是纯粹的。而于我呢,确是百感交集。一个人到底应该怎么样的度过一生?一个人又有没有能力和机遇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?大学四年的寻寻觅觅,兜兜转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。四年前,上海交大,密西根,机械工程,材料科学,这一串陌生的名词,如今也成为我生命里不可磨灭的注脚。

遥想自己在上海的前两年,一言以蔽之,“全面发展,普遍平庸”。抱着“专业并不决定就业”的想法,自己任凭着兴趣和喜好,在交大密院这个广阔的舞台上自由地驰骋。学生会,辩论队,小班主任,云南支教……… 广泛的涉猎,开阔了我的视野,扩大了我的社交圈,更重要的是,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对我的挑战与磨砺,也让我更加成熟。每天从早忙到晚,辛苦的生活,我却依然快乐,收获颇丰。但不可避免的,精力的过于分散也让我在学术上并无很大建树,勉强游走在平均线上,保持着可怜的绩点,这些学业上的积累并没有为我日后的学习打下很好的基础。

 

和其他学院不同,密西根学院的学生在大二的时候,就面临着一次重大的选择------参与2+2项目,到密西根大学完成后两年学业。面对这宝贵的机会,我自然不会错过,但其中专业的申报又成为了同学间热议的话题。很多同学听说计算机类专业,方便留在美国就业,于是纷纷填报。又有的同学一心想跳出工科,便选择偏管理类的专业就读。由于我已经选择在交大选择了机械工程,想在密西根也选择一个与之接近的学科,又考虑到先进生产力的的发展方向,于是最后选择了材料学科专业。万万想不到,这一不经意的选择,却对我的人生阅历和轨迹,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 

初到美国,新鲜的事物,宜人的环境,撩拨着年轻的心。密西根大学先进的科研设备和领先的教学质量,为这里的学生提供了最好的学习和科研的平台。深知自己要为研究生阶段的申请和学习做好准备,我开始认真对待每一门课,抓住每一个学习的机会。双学位下繁重的课程压力自然不必多说,语言和生活上的困难也要自己一个一个地去克服。从食堂打工到购车办卡,从广发邮件寻找科研到海投简历运作实习,生活和学习上种种细节,都要自己用心攥起。在安娜堡的日子,是辛苦的,忙碌的,充实的,更是快乐的。与美国朋友一起玩耍开阔了我的眼界,优异的成绩也让我获得了学院颁发的奖学金。

 

在完成课业要求之外,实习和科研也是美国留学不可少的元素。大三暑假,我在BOSCH公司美国总部实习。初尝职场的我,深深地感受到自己专业知识和语言上的不足,也坚定了我本科结束之后继续深造的决心。科研方面,我有幸师从世界知名科学家,进行了锂电池隔膜材料的研究。第一次接触科研,一切自然不会是一帆风顺。实验一旦中途失败便要重头再来,其间的沮丧和失望也一次又一次考验着我。在反复尝试和大量的时间上的付出之后,我也终于做出了令博士生,教授满意的结果。当看到我们的科研成果发表在顶级期刊《自然通讯》上,并且被国内外多家媒体报道的时候,心中的喜悦与激动自然无法用语言形容,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。

 

不知不觉,已经到了大四,我又面临着新一轮的学校申请。繁琐的流程,不同学校之间要求的差异,对自己整个申请的安排和规划提出了高的要求。认真打磨每一份给老师发的邮件,仔细阅读每个教授的科研方向,反复研究每个项目的招生特点,诚惶诚恐,殚精竭虑,生怕因为一时的疏忽而终身遗憾。直到后来,申请文书都已经反复修改了上十次,连语言中心的老师都对我那点故事烂熟于心,我才肯罢休。当12月18日晚,我顶着高烧,头脑发热地把所有学校提交之时,心中如释重负,好像一块悬着的巨石终于落了地,感觉自己能做的一切已经结束,唯有听天由命。

 

等待消息的日子亦是煎熬。不知为什么,今天我申请的项目消息来的比往年要稍晚一些,自己一度担心会变成失学儿童。那段时间,我夙夜忧叹自己能不能拿到理想的录取,悔恨自己之前哪里做的还不够好。但是皇天不负有心人,苦苦的等待终于有了收获,我最终收到了密西根大学材料科学全奖PhD,西北大学材料科学全奖PhD,加州伯克利大学机械工程全奖PhD以及斯坦佛大学硕士的录取。正当我激动不已,想要去西北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,这一决定却引发了全家人的思考和讨论。

 

全奖offer固然诱人,本科期间取得些许成绩也令我充满信心。但是仔细想来,读博献身学术真的适合自己吗?考虑到自己的基础,性格与优势之后,我不禁犹豫了起来。如果能成为顶级的科学家,教授,固然是我心之所向。但是自己真的能在这个领域,学术上做到真正的出类拔萃吗?正当我举棋不定之时,家人的一句话惊醒梦中人。“苦读PhD之路,是80年代我国留学生只身闯世界,为留在美国,观望祖国发展的艰辛求索之路。但当下的形式已经悄然改变,祖国的实力与日俱增!综合你的各方面条件,应该选择最优的发展路径。”不错,今日的中国已不是那个东亚病夫。当下是中国人去海外收购兼并外国企业的年代,是中国人今天入股马德里竞技,明天就去收购AC米兰的年代。勇攀学术高峰永远值得敬佩和尊重,但倘若自己优势并不在此,在有机会和条件的情况下,还要去一味追求学位,岂不是对这个伟大时代的辜负。去斯坦佛寻求更加多元和自由的发展,未来尝试更多样的职业方向,对自己未尝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。于是,我下定决心,忍痛割爱,去斯坦佛接受新的机遇和挑战。

 

放弃,说起来轻松,实则需要巨大的决心与勇气。在做决定的那一夜,我彻夜没有合眼。我不禁想起丁肇中从理论物理转向实验物理,姚期智放弃物理转修计算机,鲁迅弃医从文。这些曾经人们口中的轻描淡写,其实是痛彻心扉的诀别。我深深地明白,这一刻的决定对我的一生意味着什么。虽然我的学习经历尚欠,放弃的成本并不算太高,但这一刻所鼓起的勇气和决心,或许就是我大学最大的成长吧。我也相信,斯坦佛的学习不会辜负我的期望。不管在哪里,我都会找到属于我自己的方向。

 

安娜堡的雪终于停了,我也该踏上回家的路,踏上新的征程。相信夏天在交大的日子,一定又会发生着有趣故事。那些故事被后来的人,说不尽,道不完。

毕业去向:斯坦福大学

教师评语(班主任黄咏文):

张瑞麟同学在各方面都严格要求自己,与人为善,具有很强的大局观和集体意识,以及沟通和协作能力。他善于独立思考,具有批判性思维,喜欢关注国家和人类社会发展中的重大问题。他积极参与各类学生社团活动,团队精神和领导力得到了强化。他曾去海外交流,拓宽了人生视野,加深了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和包容。大学里,他学会了如何面对失败、如何宽容别人,如何应对人生的困惑迷惘和挑战。他综合表现优异,是一名优秀的毕业生。

大学四年即将结束,张瑞麟同学即将去世界著名学府斯坦福大学继续深造。在这个背起行囊的时候,希望他不畏困厄,永远坚守出发时的理想。希望他敢为人先,永远张开想象和创造的翅膀。试问交大人不梦,交大以何梦?交大不梦,中国以何梦?我衷心地希望,在他走出这个校门之后,依然踌躇满志,依然胸怀梦想!祝愿他创造辉煌,前程似锦!